杭州中央空调维修,杭州洗衣机维修,杭州热水器维修,杭州电视机维修,杭州煤气灶维修,杭州油烟机维修,杭州液晶电视机维修,杭州背投电视机维修,杭州等离子电视机维修 杭州地区专业的电器维修服务团队,杰仕维修就在您的身边!
 
空调维修品牌
格力 春兰 三洋 东芝 大金 长虹 奥克斯 华凌 新科 华宝 美的 索华 科龙 海尔 海信 松下 志高 三星 格兰仕 TCL 夏普 日立 LG 澳柯玛 三菱 东宝 迎燕 古桥 双鹿
彩电维修品牌
索尼 飞利浦 松下 东芝 TCL 长虹 康佳 海信 创维 高路华 日立 三星 金星 熊猫 西湖 海尔
热水器维修品牌
多田 谱田 水仙 荣事达 林内 樱花 西门子 光芒 博世 帅康 史密斯 华帝 丹普 海尔 康泉 比力奇 小鸭 顶棒 意先 大拇指 松下 万家乐 美的 万和 阿里斯顿 热海
太阳能维修品牌
皇明太阳能 寻乐太阳能 光芒太阳能 华扬太阳能 华常太阳能
洗衣机维修品牌
海尔 西门子 惠而普 三洋 金羚 荣事达 日立 松下 美菱 夏普 LG 小天鹅 美的 TCL 小鸭 万家乐 伊莱克斯 三星 春兰 林内



详细信息
 
  互联网抗疫:普通人的逆行故事
 最近,冯小波驾车驶过武汉的大街小巷时,感觉到疫情正在好转。除了在公开信息上看到新增确诊病例已经逐步降低,他还发现街上的汽车也日渐多了起来。在武汉市区,私家车仍然不能上路,但冯小波看到,运送物资的货车、接送病患的公交车和志愿者车队,都比十几天前多了不少,“都在行动起来,就有好转的希望”。
冯小波已经在这座城市中做了将近20天的志愿者。春节伊始,他便加入了滴滴医护保障车队,每天运送20多人次的医护人员上下班。除了冯小波所在的医护保障车队,武汉街头还奔波着滴滴的“社区保障车队”,负责社区的部分人员接送、物资运送等服务。
从1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开始,多家互联网公司出现在“抗疫行动”一线,例如阿里采购捐赠给武汉超4000万件医疗物资,小米在春节第一天便直接将物资送抵武汉,还有众多互联网公司借助自身能力支援抗疫:百度创建“疫情地图”、滴滴组建保障车队、美团外卖在武汉为医护人员送餐,不一而足。
而在这些公司行动背后,是多个个体的努力与付出,参与到此次抗疫行动中的每个互联网员工、司机、外卖员,几乎都像冯小波这样,放弃了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机会,置身于危险与忙碌的抗疫一线。
近日,全天候科技与多个这样的“普通人”对话,听听他们讲述着在这个春节,普通而不平凡的“抗疫故事”。
滴滴司机冯小波:铁锹开路 3天赶回武汉做志愿者
和妹妹一起“溜”出门的确切日期,冯小波已经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那天孝感下了很大的雨,他和妹妹二人拎着铁锹,趁着夜深雨大无人注意,偷偷出发了。
2天前,他们已经“失败”了一次。他和妹妹两人都是滴滴司机。1月23日,武汉公共交通停运,滴滴连夜组建社区保障车队和医护保障车队,截至2月17日武汉滴滴医护保障车队已经接入15家医院,25个院区,接送8600多名医务人员。
滴滴医护保障车队
在保障车队组建当晚,他和妹妹第一时间报了名。但当时因为处处封路,出不了村,无法及时到指定地点集合,无奈错过了招募。
再往前几天,武汉“封城”的当天早上,冯小波和妹妹都在市区跑单,无数人想尽办法逃离武汉,两人不约而同地接到了从武汉去往孝感的订单,先后离开了武汉市区。
开车的人鲜少关注手机,冯小波只知道疫情正在扩散,却不知道,各个路口陆续封堵,他抵达孝感后,却无法再开回武汉。所幸冯小波妻子的老家在孝感附近,他和妹妹便先开回岳父家暂住,与妻子汇合。
及时离开武汉,本是万幸之事,可在岳父家平稳过年,但在冯小波心里,这却成了一种“不安”。他不太说得出太复杂的感受,只是说,“知道封路的时候,我就知道疫情严重了,我觉得应该回到武汉去,尽一份力。”
“失败”后2天,冯小波在微信群里看到了滴滴持续招募志愿司机的消息,他和妹妹商量后,决定一人一车,再溜出村子一次。
从孝感到武汉不到100公里,平日里,司机们一脚油门,车程不到两个小时。然而,如今高速封路,冯小波只能借助村道通行,大大小小的道路上满是“封路”的土堆,他和妹妹只好拿着铁锹一点点地铲,勉强打开一个口子,开过去。走不了多远,又是一个土堆,铲一段,走一段。回武汉的路上一直在下大雨,冯小波和妹妹全身都湿透了。
“有时候遇到有人把守的地方,我们就给他看手机上的报名信息,说我们是做志愿者的,要去武汉。”有些工作人员坚持不同意,他们只好再改道,但冯小波牢牢地记得,在临近武汉的一个卡口处,工作人员放行了他和妹妹的车辆,对他们说,“辛苦了”。
七绕八绕,足足3天,两人才终于抵达了武汉,滴滴的社区保障车队已经组建完毕,只能报名滴滴医护保障车队,专门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比起前者,这个工作更接近一线,也更危险。“我们队长就问我能接受么,我说能啊,能尽力就成,我不害怕。”
但冯小波远在陕西的父母却比他害怕。冯小波的姐姐告诉他,自从父母知道他做了医护车队的志愿者后,担心得要命,只能跟姐姐打电话哭诉,“他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好,给我姐打电话,打一次哭一次,我也没办法,只能尽量报喜不报忧”。
回到武汉的第一天,冯小波就接到了一个医生的单。上车后,医生告诉他,由于之前武汉封城、公交停运,自己已经连续三天只能步行上下班,来回总计超过30公里路,今天能叫到他的车,实在是太幸运了——“那一刻,我跟自己说,我回来对了。”
对于冯小波来说,这是一段很难忘的日子。刚回来的时候,在街上行驶的几乎全是滴滴保障车队的司机,常常会彼此问候,“兄弟,今天跑几单了?”他笑道,以前开车遇到同行,巴不得离远一点,“都是竞争关系”。
前两天,他拉了一个小护士,对方不小心将门卡落在车上,冯小波送回门卡时,护士抱了一大包零食,坚持要送给他。他突然觉得,在这座城市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亲近,也更感性了。
冯小波对“被传染”这件事不算担心,“我们车队会发放防护服、口罩,会做消毒,车内加装了隔离防护膜,医生离开医院时也都做过消毒,我不担心这个。”
相对来看,疫情之前,司机往往是就近接单,但如今,由于专门接送医护人员,接一个人,常常要开上十几公里、乃至几十公里,早上6、7点出车,常常夜里凌晨方才收车。 “但我没事的,我正年轻,特别能扛,跑多久都没事。”冯小波说。
阿里采购Cecilia:飞了半个地球只为采购口罩
在国内大年初三的那天,在西半球的Cecilia接到公司中国总部的一项特殊任务,于是她紧急收拾了行李箱赶往机场。
Cecilia定居在美国旧金山,常年负责阿里在北美的采购工作,今年,父母也特地来到美国和她一起过春节。原本以为可以过一个团聚的小长假,但这天美国时间的早上8点,公司通知Cecilia需要去机场赶上11点半飞往韩国首尔的航班,如果错过,下一航班则在12小时之后。
而这次去韩国,Cecilia有一项重点任务:采购口罩。“这本来不是我的负责区域,可当时在找可以马上出差韩国的同事,需要有签证、或者不需要签证的同事,所以我就报名了。”
在两天以前,阿里巴巴宣布设立10亿元医疗物资供给专项基金,从海内外直接采购医疗物资,定点送往武汉及湖北医院。随后,阿里国际站的工作人员开始奔赴韩国、印尼等14个国家和地区,寻找医疗物资供应商,Cecilia正是他们中的一员。
当时,在韩国市场上抢口罩已是“分秒必争”。Cecilia向父母简单告知了去向,丢下一句“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便冲出了家门。
从那一刻起,Cecilia进入了抢口罩的“战时状态”。“机票、酒店都是在路上定的,在车上开始给同事发短信,报备自己起降时间,让他们有供应商消息随时发给我,下飞机后可以立刻处理。”
在首尔一落地,Cecilia便收到了一条同事发来的信息,“你赶紧来,我们这边找到了一批口罩”,还没走出机场,下一条信息又发了过来:不用来了,货已经没有了。
Cecilia很快会知道,这是她和另外两个同事在韩国采购口罩的常态。那已经是1月的最后几天,国内对口罩的需求在疯狂增长,迅速蔓延至周边国家,尤其是口罩厂商众多的韩国。口罩的价格涨得飞快,一家未谈妥,换到下一家,价格便上涨了20%,稍一犹豫,立刻售罄。
在她抵达的当晚,另一条货源消息发进来,让她去往距离首尔2小时车程的郊区看货,而且需要携带现金。
“当时已经晚上10点了,我们开过去要半夜12点,而且这个供应商以前并没有接触过,不知底细。”犹豫再三,Cecilia和同事提出了先在市区的办事处见面,查阅资质证明后再行前往郊区,“我们一直请他们先提供资质赁证并验货,货款我们会尽快结清,但供应商一被问到资质信息,他们就不了了之了。”
在疫情期间,阿里巴巴集团采购部成立了专项小组,从寻源到付款拉通最快的流程,但在和无数人竞争抢购口罩的这几天,最让Cecilia纠结的,还是如何平衡抢购时间和确保质量两件事。
阿里赴韩采购小组在验货,左一为受访者
“口罩要提供给人们做防护,如果我们采购的不符合标准,起到反作用,反而是好心办坏事。”她和同事们商定,对于某些货源,宁肯放弃,也决不能妥协。她的采购经验派上了用场,“这种风口上,掺水售卖的商人的确是存在的,可以察言观色,如果一提到验资,对方就躲躲闪闪,那多半是有问题的。”
而在抢购时间上,一切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随着疫情加重,国内处处封路,中韩之间的航班也在不断减少,Cecilia和同事们不仅要担心抢货,而且担心无法将物资及时运输回国,甚至忧心采购结束后,国内同事难以返程。
所幸,最终一切都顺利完成。
这是Cecilia最为特别的一个春节,她想,如果几年之后来回顾,这样一个重大事件,自己曾得以参与其中,贡献一份力量,这也是一份相当难得的体验。“这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经历,当然,我也绝不希望这种经历可以复制。”
离开韩国的那天,Cecilia看到口罩已经成为行人的标配,在机场的商店里,她随手拿起一包口罩查看价格,比她三天前抵达时,价格已经翻涨了2倍有余。
美团骑手耿亮:在武汉接单不是”为了赚钱“
看到“起这么早接单,你们还不是为了赚钱”的抖音评论时,耿亮很生气,他忿忿不平,“现在接单还赚钱吗?我要只是为了赚钱,我就不干了!”
这是实话,作为美团专送骑手,耿亮送一单外卖的收入是5元钱,在疫情之前,他每天能接到60单以上,赚到300块钱左右;如今,由于餐厅全部关停,外卖只负责配送超市物资,耿亮所在的配送站单量也比以前下降了不少。
这并不在耿亮的意料之中。早先,他选择过年期间留在武汉,原因之一是看中了美团在过年期间为骑手提供的补贴:从初一到初七,每天补贴200元,虽然单量少于往日,但加上补贴,也算是一个收入的小高峰。等到初七、初八,社会复工,单量也会恢复。
如今,耿亮的日收入甚至不足一天饭费。“现在多是超市单,每单包括了大量的生活物资,甚至一车都装不下,需要跑两次,但收入是不变的,”耿亮感慨说,“但是我还是想接,小区封了,人们吃喝都成问题,我们能做的,也就是给他们送点吃的了。”
他有时会想,如果自己推掉一个订单,是不是一家人就一天无法拿到必需的生活用品。
在封城、小区封闭管理的武汉市区,万物皆静,外卖骑手成为少有的动态风景之一,他们佩戴着公司提供的防护用具,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耿亮介绍说,蔬菜生鲜也以社区配发为主,不允许外卖配送,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帮助家庭配送生活用品等超市物资。
戴口罩的耿亮,口罩上写着日期,每日更换
在成为美团骑手之前,耿亮曾是一名游戏主播,随着年纪渐长,他无法超过更年轻的对手,便退出了平台,来到武汉送外卖。主播的经历,使他保持了对网络的兴趣,在做骑手不久后,他开了一个抖音账号,在上面记录着生活的一些片段,“没想着要特别做什么,也没几个粉丝,就是给自己解闷。”
疫情出现后,武汉日益受到外界关注,耿亮的抖音也开始以武汉为主题,在送外卖之余,记录着武汉的变化。在他发布的抖音中,一条以“空城武汉”为主题的短视频小火了一把,播放量上升到8、9万,耿亮自己都很意外,那只是在封城后的一个清晨,他随手在街上拍摄的武汉街景。
在耿亮收到的众多抖音评论中,除了鼓励的声音,也会有恶意揣测者。在一条他拍摄早上六点起床去配送站打卡报到的短视频下方,有人写下了一句“起这么早接单,你们还不是为了赚钱”的评论,这一度让耿亮感到生气。
但很快,他也释怀了。“恶意”总是少数,在疫情期间,他将外卖送达后,很多人家都会对他说,谢谢,注意安全。“以前人家最多说声谢谢,现在大家的关系好像都会变得亲近些,话虽然不多,但是让人心里很舒服。”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上城区:0571-85723557 滨江区:0571-65112072 下城区:0571-85912103 西湖区:0571-88556500 拱墅区:0571-89077857 江干区:0571-69889935
下沙区:0571-60972273 公司地址:杭州文二西路28号世纪新城1号楼36-1号商铺 在线QQ咨询 779309257
邮箱: 779309257@qq.com 网址: http://www.x939.com